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神洲彩票网官方网站 > 卡尔文迈尔斯 >

盘点科技界最重要的美女人物

归档日期:06-01       文本归类:卡尔文迈尔斯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从事工程,尤其是软件工程的女性很少,不过还是有一些选择进入科技行业的女性颇具影响力的。近期科技博客Business Insider接受了科技界最重要的30岁以下女性提名,并结合自己的研究评选出一份30人榜单。这些成功的年轻女性有的是初创公司创始人,有的是CEO,有的是工程师,有的是风险投资家,也有一些身兼数职。

  在成为Facebook的战略伙伴经理之前,利比·雷夫勒(Libby Leffler)在首席运营官谢丽尔·桑德伯格(Sheryl Sanberg)手下担任了3年的商业主管。目前她所领导的合作关系部门着重与社会事业、非盈利组织、倡议组织和公众人物的合作。

  安娜塔西亚·冷(Anastasia Leng)曾长期供职于谷歌,后来离职创业。在谷歌,她负责推动公司的社会项目。她还是谷歌东伦敦联合办公园区的心血结晶。当初她告知谷歌要离职时,该公司为了留住她想尽各种方法,管理层还提出为她提供之前未曾开设的、令人垂涎的职位。如今,安娜塔西亚·冷正运营其手工制品销售平台Makeably。人们对她的评价:“我在谷歌做过安娜塔西亚的上司,那是美好的时光,我完全不需要操心,生活过得很舒适,业务也蓬勃发展。她当时可谓谷歌的‘流星’,尤其擅长营销与新业务拓展工作。后来她离开谷歌创业,现在她正帮助培育富有天赋的创作者,为细分行业开辟新市场,通过提供订做产品为用户带来乐趣。”

  豪特是纽约市的首位首席数字官。这意味着她需要将科技采用引入该城市,并领导“We Are Made in NY”项目支持和驱动纽约市的科技增长。之前她曾创立众包新闻初创公司GroundReport,还曾在哥伦比亚大学商学院担任数字媒体与创业的兼职教授。人们对她的评价:“豪特是开拓者,是纽约市历史上的第一位首席数字官。她所研究的数据与城市服务之类的会让人难以想象的东西有关。我认识她好些年了,她总是能够让人惊叹。”

  法尔宗出产了曾获奖的iPad POS(销售点)系统Revel Systems,该系统被认为是iPad POS解决方案的佼佼者,受到了不少零售商、餐厅和杂货店的青睐。去年,Goodwill和Belkin成为了Revel的零售合作伙伴。在法尔宗的领导下,Revel推出近一年便实现盈利。在成立Revel之前,她在英国从事风投工作。

  内奥米·格雷特(Naomi Gleit)从出道到现在一直供职于Facebook。她于2005年加盟Facebook,是该社交网络的第29名员工。在她的领导之下,Facebook用户量已从100万增长至10亿。格雷特还是Facebook“你可能认识的人”功能的幕后功臣。人们对她的评价:“她是Facebook的关键成员,一直在Facebook愿景实现上扮演着重要角色。”

  罗克珊·瓦尔扎(Roxanne Varza)目前负责微软在欧洲的部分初创公司相关项目。在加盟微软之前,她担任TechCrunch法国编辑。她还是Girls in Tech Global业务拓展与合作关系副总裁,开启并领导该组织在法国和英国的运营。人们对她的评价:“我曾试图招揽瓦尔扎,但她太精明太有创业精神了,免费食物等优厚待遇也无法吸引到她加盟。她一直不知疲倦地支持科技界的创业和女性活动,联合成立了Girls in Tech France,在欧洲创业界闯出一条路来。”

  阿达·比尼尔(Adda Birnir)因任MTV副制片人而成名。她后来创立平板电脑发行公司Balance Media,旗下客户包括MTV、WNYC、ProPublica、Audible等等。现在,她在运营在线数字素养教育平台Skillcrush。人们对她的评价:“比尼尔十分聪明,拥有丰富的经历。对于Skillcrush,她不仅仅是在继续从事自己的兴趣,还在教育下一代的程序员与创业者。她正重塑有关编程学习的探讨,这很了不起。”

  凯瑟琳·明肖(Kathryn Minshew)及其The Muse团队正引领在线内容和招聘领域的潮流。在创立The Muse之前,明肖在医疗组织从事卢旺达和马拉维的疫苗引进工作;梅丽莎·麦克里(Melissa McCreery)在McKinsey & Co出任管理顾问;阿莱克斯·卡沃拉克斯(Alex Cavoulacos)也担任管理管理,致力于帮助全球各地的企业解决战略性和运营性难题。人们对明肖的评价:“她拥有敏锐的商业嗅觉,也已经成为了职业、求职和创业领域的专家级人物,常常出现在彭博社、Fox、CNN和华尔街日报的报道当中。她还成为了终极连接者和联络专家,凭借一己之力为公司带来了诸如Facebook、Foursquare、Tumblr、Mashable、Gucci、TED、AOL的大客户。”人们对卡沃拉克斯的评价:“作为首席运营官,她的声望相对较小,但她具有号召力,我很欣赏她的洞察力。她只是更多的从事幕后工作。”人们对麦克里的评价:“作为哈佛物理学专业毕业生,她去年夏天自学编程,现在已经在负责产品功能的日常开发。”

  亚历克莎·范·托贝尔(Alexa von Tobel)在20岁那年作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从哈佛商学院退学创业。LearnVest自成立以来已经累计融资超过2500万美元,它一直致力于帮助数千万人精明理财。人们对她的评价:“托贝尔让理财行业感到震惊。她具有从哈佛退学创业的勇气,且能够在三年的时间里将其初创公司打造成为估值达数百万美元的公司。她建立了一支令人印象深刻的团队,且广受行业关注与尊重。”

  在联合创建闪购网站Grand St.之前,阿曼达·佩顿(Amanda Peyton)在2010年成立了基于位置的服务MessageParty,让用户可以在特定地点留言。不过该服务如今如同一潭死水。在创业之前,佩顿曾在风投公司New Atlantic Ventures实习,从事移动、新媒体和电商领域的潜在投资研究工作。人们对她的评价:“我们认为佩顿很酷,应当成为这个榜单的一员。”

  特雷西·周(Tracy Chou)是Pinterest最高级的软件工程师之一。她于2011年离开Quora,让该问答网站失去了一位让硅谷企业均垂涎不已的工程师。在加盟Quora之前,特雷西·周曾在Facebook和谷歌实习。人们对她的评价:“她就是硅谷科技界30岁以下女性的代表。”

  安琪·常(Angie Chang)是科技行业备受认可的一股力量,她通过Women 2.0和Girl Geek Dinners的各类活动动员了创业、技术、商业等领域的女性。2006年,她成立了旨在让女性创业者相互交流的媒体平台Women 2.0。她还供职于Hackbright Academy,该公司提供10周的项目,让女性接受成为软件工程师培训的培训,以及求职指导。

  萨拉·昆斯特(Sarah Kunst)是在苹果开启其在科技业的职业生涯,当时在私人社交应用Path创始人戴夫·莫林(Dave Morin)手下工作。在成为Mohr Davidow Ventures的零售创新投资者之前,昆斯特在时尚应用Kaleidoscope领导业务拓展与产品部门。人们对她的评价:“昆斯特是你会想认识的科技界女性。她拥有富有价值的人脉圈,且有着深度融入科技圈才有的前瞻性。她拥有科技、商业和媒体背景。总之,她对创业社区有很深的理解,是大品牌公司的‘理想’雇用人选。”

  帕里沙·塔布里兹(Parisa Tabriz)负责领导谷歌的信息技术工程团队,该团队从事谷歌各种产品的安全性提升工作。她还领导“受聘黑客”团队进行安全设计和代码审查,对工程师进行产品安全培训。

  梅雷迪思·佩里(Meredith Perry)是初次创业者,最近刚从宾夕法尼亚州大学毕业,获得天体生物学学位。其初创公司uBeam还没成立,但其理念已经让不少人兴奋不已。uBeam是一款可让多种设备同时充电的无线充电产品。雅虎CEO玛丽莎·梅耶尔(Marissa Mayer)与佩里会面不久后便决定投资她的公司。uBeam的其它投资方包括FF Angel、Andreessen Horowitz、Zappos CEO谢家华、CrunchFund和Ellen Levy。人们对她的评价:“她太棒了,她正打造可能将改变我们日常生活的技术,这一点让人备受鼓舞。”

  凯瑟琳·帕森斯(Kathryn Parsons)于2011年成立Decoded,目的就是帮助人们获得数字素养,在短短一天内学会编程。截至目前,Decoded已经帮助超过2000名英国人习得解决电脑疑难杂症所需的基本技能和知识。

  Girls Who Code致力于教育和激励13岁至17岁的女青年编程,帮助她们习得从事技术与工程工作所需的技能和方法。在加盟Girls Who Code之前,克里斯滕·提图斯(Kristen Titus)曾出任社会公益网络常务董事。人们对她的评价:“提图斯精力非常旺盛,在短短一年的时间里,她将Girls Who Code从纽约试点项目发展成为分布在5个城市的夏季项目。可以说这些项目都十分成功。女生们进入项目时基本上都对编程一窍不通,而离开时则都受到了鼓舞,想要在大学攻读计算机科学专业。”

  关于阿曼达·斯潘(Amanda Spann):她是社会初创公司Blerdology成立的关键人物,Blerdology旨在提高科技界非裔美国人的数量。该公司是著名的编程马拉松系列#BlackHack的举办方。除了在Blerdology负责媒体和营销工作之外,斯潘还是互动式公关和品牌公司Brandspan Consulting的创始人。她还曾供职于Atlantic Records、Sean John、Ciroc等知名公司,以及包括Mobli、Hinge在内的多家初创公司。关于卡特·卡尔文(Kat Calvin):卡尔文是拥有法学背景的连续创业者。其公司Blerdology去年举办了全美首个全黑人女性黑客松活动,它继续在全美各地举办活动,帮助非裔美国人在计算机编程上取得成功。她的另外一家初创公司Characters Closet旨在帮助粉丝寻找和购买在电视和电影上看到的服装。

  希瑟·佩恩(Heather Payne)的目标是使得促进女性和女生对计算机编程的学习。除了Ladies Learning Code和HackerYou之外,佩恩和她的团队还运营位于加拿大的女生技术训练营Girls Learning Code。佩恩还是青年数字素养公司Hive创始董事,“业余时间”也会扮演天使角色投资初期创业公司。人们对她的评价:“佩恩是鼓励女性涉足技术及试图将编程带到学校的真正力量。”

  在凯利·卡里尔(Kellee Khalil)上线婚礼博客网络Loverly大约一周以前,一家大型婚礼网站曾试图恐吓她。一竞争公司的商业战略家告诉她,它拥有7000万美元来收购竞争对手,所以它能够让Loverly关闭。不过这并没有阻止卡里尔继续前进的脚步。目前Loverly做得很不错,索引了35个婚礼博客的图片,其成员每月在其网站上浏览3000万张图片。人们对她的评价:“她比任何人都要坚定,对于成功有着执着的追求。”

  娜塔莉亚·奥博蒂·诺格拉(Natalia Oberti Noguera)成立了Pipeline Fellowship,旨在培养女性成为天使投资者。该为其六天的培训项目实质上是个训练营地,让女性获得风险投资方面的指导和实践建议。诺格拉的终极目标是,提高风险投资行业中的女性数量。在创立Pipeline之前,诺格拉在纽约市创建了女社会创业者网络。她在两年的时间里使得该网络的规模从6人扩张至1200名成员。人们对她的评价:“她一直孜孜不倦地支持科技领域的女性和少数族裔,她所做的工作真的非常重要!”

  萨拉·海德(Sara Haider)曾供职于谷歌,但后来离职成为Twitter的早期工程师,专门负责Twitter的Android应用工作。人们对她的评价:“她负责运营工程女性部门,主要负责引导硅谷参与让更多女性进入科技行业的活动。她还担任Girls Who Code的顾问。”

  考特尼·博伊德·迈尔斯(Courtney Boyd Myers)最初从事新闻业,不过她正准备下个月成立其第一家创业公司。最近她负责联合国大会在伦敦的运营工作,帮助组织科技、商业和设计领域的课程、研习会和大会。2010年,迈尔斯推动了科技网站The Next Web的成立。今年,她联合创建了旨在连接伦敦与纽约科技圈的双周刊3460 Miles。她现在是Tech City的咨询委员会成员,以及Seedcamp、Ignite100和BBCWorldWideLabs的导师。人们对她的评价:“她拥有巨大的正能量,乐于助人——不管你是不是科技界的名人,毫无架子。迁至伦敦后,她将其在纽约市的善举复制过来。”

  在过去六年里,茱莉亚·卡冈斯基(Julia Kaganskiy)一直致力于连接艺术和技术行业,将数据虚拟化、表演艺术、计算科学等领域的创新者联合起来。期间,她促成了Vice杂志和技术专家,与包括布鲁克林博物馆、纽约科学院、现代艺术博物馆在内的纽约文化事业单位之间的合作。

  索拉雅·达拉比(Soraya Darabi)创建过两家公司,最新一家是Zady。有关Zady的消息还很少,不过它最近已通过NEA领头的融资获得135万美元。在创立Zady之前,达拉比成立了本地美食指南公司Foodspotting。今年早些时候,OpenTable出价1000万美元将Foodspotting收入囊中。

  摩根·米森(Morgan Missen)在科技行业已经颇具名气。当初来到硅谷时,她很快就意识到自己落后于别人,因为没有工程学位。她转而选择咨询方向。她成为了一名猎头,帮助雅虎、艺电、思科等知名公司带来了不少顶级工程人才。由于该项事业做得有声有色,米森后来成为了谷歌的内部顾问。Twitter后来从谷歌挖得米森出任其首位招聘专员。之后她加盟签到应用Foursquare。米森于2012年5月离开Foursquare,成立自己的创业公司Main,帮助初创公司壮大和培养自己的团队。

  斯塔西-玛丽·伊希梅尔(Stacy-Marie Ishmael)是《金融时报》市场新闻服务FT Tilt的前创始人兼编辑。《金融时报》2011年关闭FT Tilt之后,伊斯梅尔加盟Percolate,出任产品经理,致力于帮助品牌打造、推广和管理社交媒体内容。她还是其网站Galavant Media的活跃博主,以及创业新闻的客座讲师。人们对她的评价:“我之所以提名伊希梅尔,是因为她是最与众不同的——精于向人们讲解为每一个人,而不只是女性,为中级阶层之外的女性设计技术的重要性。她近期在纽约公共广播电台就科技界女性话题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她总是能够让我从新的角度看待事情。那天她指出,我们忽略了庞大的贫穷女性群体,如果开发者能够为她们设计编程点东西,她们就能够从技术得到很大的帮助。”

  查理·施韦泽(Callie Schweitzer)负责SB Nation、The Verge和Polygon的企业品牌管理和品牌意识以及受众增长工作。在加盟Vox Media之前,她曾在Talking Points Memo出任副出版人,期间她在公司提高来自谷歌与雅虎合作的流量的工作中扮演重要角色。上个月,《时代》杂志将施韦泽的Twitter账号评为世界上最好的信息来源之一。人们对她的评价:“我觉得说施韦泽到30岁时可能将运营整个媒体世界并没有夸大其词,她就是媒体的未来。”

  萨曼莎·约翰(Samantha John)于2011年创立Hopscotch Technologies。该初创公司最近推出了其旗舰级应用,让孩子可以自主为游戏编程序,以及设计动画。在成立Hopscotch之前,约翰在Pivotal Labs担任开发者。人们对她的评价:“约翰是名优秀的程序员,她鼓励各个年龄段的人群学习编程。”

  露兹瓦纳·巴希尔(Ruzwana Bashir)是科技创业界的明日之星。其初创公司Peek吸引了科技界的两位显赫人物的投资,他们分别是Twitter和Square的创始人杰克·多尔西(Jack Dorsey)和谷歌董事长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她于高盛开启其职业生涯,后转至黑石集团。巴希尔首次涉足创业界是在加盟闪购网站Gilt Groupe的时候,当时是在凯文·莱恩(Kevin Ryan)手下工作。后来她作为创始团队成员加盟Artsy。

  露兹瓦纳·巴希尔(Ruzwana Bashir)是科技创业界的明日之星。其初创公司Peek吸引了科技界的两位显赫人物的投资,他们分别是TwitterSquare的创始人杰克·多尔西(Jack Dorsey)和谷歌董事长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

  她于高盛开启其职业生涯,后转至黑石集团。巴希尔首次涉足创业界是在加盟闪购网站Gilt Groupe的时候,当时是在凯文·莱恩(Kevin Ryan)手下工作。后来她作为创始团队成员加盟Artsy。

  萨曼莎·约翰(Samantha John)于2011年创立Hopscotch Technologies。该初创公司最近推出了其旗舰级应用,让孩子可以自主为游戏编程序,以及设计动画。在成立Hopscotch之前,约翰在Pivotal Labs担任开发者。

  人们对她的评价:“约翰是名优秀的程序员,她鼓励各个年龄段的人群学习编程。”

  查理·施韦泽(Callie Schweitzer)负责SB Nation、The Verge和Polygon的企业品牌管理和品牌意识以及受众增长工作。在加盟Vox Media之前,她曾在Talking Points Memo出任副出版人,期间她在公司提高来自谷歌与雅虎合作的流量的工作中扮演重要角色。上个月,《时代》杂志将施韦泽的Twitter账号评为世界上最好的信息来源之一。

  人们对她的评价:“我觉得说施韦泽到30岁时可能将运营整个媒体世界并没有夸大其词,她就是媒体的未来。”

  斯塔西-玛丽·伊希梅尔(Stacy-Marie Ishmael)是《金融时报》市场新闻服务FT Tilt的前创始人兼编辑。《金融时报》2011年关闭FT Tilt之后,伊斯梅尔加盟Percolate,出任产品经理,致力于帮助品牌打造、推广和管理社交媒体内容。她还是其网站Galavant Media的活跃博主,以及创业新闻的客座讲师。

  人们对她的评价:“我之所以提名伊希梅尔,是因为她是最与众不同的——精于向人们讲解为每一个人,而不只是女性,为中级阶层之外的女性设计技术的重要性。她近期在纽约公共广播电台就科技界女性话题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她总是能够让我从新的角度看待事情。那天她指出,我们忽略了庞大的贫穷女性群体,如果开发者能够为她们设计编程点东西,她们就能够从技术得到很大的帮助。”

  摩根·米森(Morgan Missen)在科技行业已经颇具名气。当初来到硅谷时,她很快就意识到自己落后于别人,因为没有工程学位。她转而选择咨询方向。

  她成为了一名猎头,帮助雅虎、艺电、思科等知名公司带来了不少顶级工程人才。由于该项事业做得有声有色,米森后来成为了谷歌的内部顾问。Twitter后来从谷歌挖得米森出任其首位招聘专员。之后她加盟签到应用Foursquare。

  米森于2012年5月离开Foursquare,成立自己的创业公司Main,帮助初创公司壮大和培养自己的团队。

  索拉雅·达拉比(Soraya Darabi)创建过两家公司,最新一家是Zady。有关Zady的消息还很少,不过它最近已通过NEA领头的融资获得135万美元。

  在过去六年里,茱莉亚·卡冈斯基(Julia Kaganskiy)一直致力于连接艺术和技术行业,将数据虚拟化、表演艺术、计算科学等领域的创新者联合起来。

  期间,她促成了Vice杂志和技术专家,与包括布鲁克林博物馆、纽约科学院、现代艺术博物馆在内的纽约文化事业单位之间的合作。

  考特尼·博伊德·迈尔斯(Courtney Boyd Myers)最初从事新闻业,不过她正准备下个月成立其第一家创业公司。

  最近她负责联合国大会在伦敦的运营工作,帮助组织科技、商业和设计领域的课程、研习会和大会。2010年,迈尔斯推动了科技网站The Next Web的成立。今年,她联合创建了旨在连接伦敦与纽约科技圈的双周刊3460 Miles。

  人们对她的评价:“她拥有巨大的正能量,乐于助人——不管你是不是科技界的名人,毫无架子。迁至伦敦后,她将其在纽约市的善举复制过来。”

  萨拉·海德(Sara Haider)曾供职于谷歌,但后来离职成为Twitter的早期工程师,专门负责Twitter的Android应用工作。

  人们对她的评价:“她负责运营工程女性部门,主要负责引导硅谷参与让更多女性进入科技行业的活动。她还担任Girls Who Code的顾问。”

  娜塔莉亚·奥博蒂·诺格拉(Natalia Oberti Noguera)成立了Pipeline Fellowship,旨在培养女性成为天使投资者。该为其六天的培训项目实质上是个训练营地,让女性获得风险投资方面的指导和实践建议。诺格拉的终极目标是,提高风险投资行业中的女性数量。

  在创立Pipeline之前,诺格拉在纽约市创建了女社会创业者网络。她在两年的时间里使得该网络的规模从6人扩张至1200名成员。

  人们对她的评价:“她一直孜孜不倦地支持科技领域的女性和少数族裔,她所做的工作线. 凯利·卡里尔

  关于阿曼达·斯潘(Amanda Spann):她是社会初创公司Blerdology成立的关键人物,Blerdology旨在提高科技界非裔美国人的数量。该公司是著名的编程马拉松系列#BlackHack的举办方。除了在Blerdology负责媒体和营销工作之外,斯潘还是互动式公关和品牌公司Brandspan Consulting的创始人。她还曾供职于Atlantic Records、Sean John、Ciroc等知名公司,以及包括Mobli、Hinge在内的多家初创公司。

  关于卡特·卡尔文(Kat Calvin):卡尔文是拥有法学背景的连续创业者。其公司Blerdology去年举办了全美首个全黑人女性黑客松活动,它继续在全美各地举办活动,帮助非裔美国人在计算机编程上取得成功。

  她的另外一家初创公司Characters Closet旨在帮助粉丝寻找和购买在电视和电影上看到的服装。

  Girls Who Code致力于教育和激励13岁至17岁的女青年编程,帮助她们习得从事技术与工程工作所需的技能和方法。在加盟Girls Who Code之前,克里斯滕·提图斯(Kristen Titus)曾出任社会公益网络常务董事。

  人们对她的评价:“提图斯精力非常旺盛,在短短一年的时间里,她将Girls Who Code从纽约试点项目发展成为分布在5个城市的夏季项目。可以说这些项目都十分成功。女生们进入项目时基本上都对编程一窍不通,而离开时则都受到了鼓舞,想要在大学攻读计算机科学专业。”

  凯瑟琳·帕森斯(Kathryn Parsons)于2011年成立Decoded,目的就是帮助人们获得数字素养,在短短一天内学会编程。截至目前,Decoded已经帮助超过2000名英国人习得解决电脑疑难杂症所需的基本技能和知识。

  梅雷迪思·佩里(Meredith Perry)是初次创业者,最近刚从宾夕法尼亚州大学毕业,获得天体生物学学位。其初创公司uBeam还没成立,但其理念已经让不少人兴奋不已。uBeam是一款可让多种设备同时充电的无线充电产品。雅虎CEO玛丽莎·梅耶尔(Marissa Mayer)与佩里会面不久后便决定投资她的公司。uBeam的其它投资方包括FF Angel、Andreessen Horowitz、Zappos CEO谢家华、CrunchFund和Ellen Levy。

  人们对她的评价:“她太棒了,她正打造可能将改变我们日常生活的技术,这一点让人备受鼓舞。”

  帕里沙·塔布里兹(Parisa Tabriz)负责领导谷歌的信息技术工程团队,该团队从事谷歌各种产品的安全性提升工作。她还领导“受聘黑客”团队进行安全设计和代码审查,对工程师进行产品安全培训。

  萨拉·昆斯特(Sarah Kunst)是在苹果开启其在科技业的职业生涯,当时在私人社交应用Path创始人戴夫·莫林(Dave Morin)手下工作。在成为Mohr Davidow Ventures的零售创新投资者之前,昆斯特在时尚应用Kaleidoscope领导业务拓展与产品部门。人们对她的评价:“昆斯特是你会想认识的科技界女性。她拥有富有价值的人脉圈,且有着深度融入科技圈才有的前瞻性。她拥有科技、商业和媒体背景。总之,她对创业社区有很深的理解,是大品牌公司的‘理想’雇用人选。”

  安琪·常(Angie Chang)是科技行业备受认可的一股力量,她通过Women 2.0和Girl Geek Dinners的各类活动动员了创业、技术、商业等领域的女性。2006年,她成立了旨在让女性创业者相互交流的媒体平台Women 2.0。她还供职于Hackbright Academy,该公司提供10周的项目,让女性接受成为软件工程师培训的培训,以及求职指导。

  特雷西·周(Tracy Chou)是Pinterest最高级的软件工程师之一。她于2011年离开Quora,让该问答网站失去了一位让硅谷企业均垂涎不已的工程师。在加盟Quora之前,特雷西·周曾在Facebook和谷歌实习。人们对她的评价:“她就是硅谷科技界30岁以下女性的代表。”

  在联合创建闪购网站Grand St.之前,阿曼达·佩顿(Amanda Peyton)在2010年成立了基于位置的服务MessageParty,让用户可以在特定地点留言。不过该服务如今如同一潭死水。在创业之前,佩顿曾在风投公司New Atlantic Ventures实习,从事移动、新媒体和电商领域的潜在投资研究工作。

  亚历克莎·范·托贝尔(Alexa von Tobel)在20岁那年作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从哈佛商学院退学创业。LearnVest自成立以来已经累计融资超过2500万美元,它一直致力于帮助数千万人精明理财。人们对她的评价:“托贝尔让理财行业感到震惊。她具有从哈佛退学创业的勇气,且能够在三年的时间里将其初创公司打造成为估值达数百万美元的公司。她建立了一支令人印象深刻的团队,且广受行业关注与尊重。”

  凯瑟琳·明肖(Kathryn Minshew)及其The Muse团队正引领在线内容和招聘领域的潮流。在创立The Muse之前,明肖在医疗组织从事卢旺达和马拉维的疫苗引进工作;梅丽莎·麦克里(Melissa McCreery)在McKinsey & Co出任管理顾问;阿莱克斯·卡沃拉克斯(Alex Cavoulacos)也担任管理管理,致力于帮助全球各地的企业解决战略性和运营性难题。

  人们对明肖的评价:“她拥有敏锐的商业嗅觉,也已经成为了职业、求职和创业领域的专家级人物,常常出现在彭博社、Fox、CNN和华尔街日报的报道当中。她还成为了终极连接者和联络专家,凭借一己之力为公司带来了诸如Facebook、Foursquare、Tumblr、Mashable、Gucci、TED、AOL的大客户。”

  人们对卡沃拉克斯的评价:“作为首席运营官,她的声望相对较小,但她具有号召力,我很欣赏她的洞察力。她只是更多的从事幕后工作。”

  人们对麦克里的评价:“作为哈佛物理学专业毕业生,她去年夏天自学编程,现在已经在负责产品功能的日常开发。”

  阿达·比尼尔(Adda Birnir)因任MTV副制片人而成名。她后来创立平板电脑发行公司Balance Media,旗下客户包括MTV、WNYC、ProPublica、Audible等等。现在,她在运营在线数字素养教育平台Skillcrush。人们对她的评价:“比尼尔十分聪明,拥有丰富的经历。对于Skillcrush,她不仅仅是在继续从事自己的兴趣,还在教育下一代的程序员与创业者。她正重塑有关编程学习的探讨,这很了不起。”

  罗克珊·瓦尔扎(Roxanne Varza)目前负责微软在欧洲的部分初创公司相关项目。在加盟微软之前,她担任TechCrunch法国编辑。她还是Girls in Tech Global业务拓展与合作关系副总裁,开启并领导该组织在法国和英国的运营。人们对她的评价:“我曾试图招揽瓦尔扎,但她太精明太有创业精神了,免费食物等优厚待遇也无法吸引到她加盟。她一直不知疲倦地支持科技界的创业和女性活动,联合成立了Girls in Tech France,在欧洲创业界闯出一条路来。”

  内奥米·格雷特(Naomi Gleit)从出道到现在一直供职于Facebook。她于2005年加盟Facebook,是该社交网络的第29名员工。在她的领导之下,Facebook用户量已从100万增长至10亿。格雷特还是Facebook“你可能认识的人”功能的幕后功臣。人们对她的评价:“她是Facebook的关键成员,一直在Facebook愿景实现上扮演着重要角色。”

  法尔宗出产了曾获奖的iPad POS(销售点)系统Revel Systems,该系统被认为是iPad POS解决方案的佼佼者,受到了不少零售商、餐厅和杂货店的青睐。去年,Goodwill和Belkin成为了Revel的零售合作伙伴。在法尔宗的领导下,Revel推出近一年便实现盈利。

  豪特是纽约市的首位首席数字官。这意味着她需要将科技采用引入该城市,并领导“We Are Made in NY”项目支持和驱动纽约市的科技增长。之前她曾创立众包新闻初创公司GroundReport,还曾在哥伦比亚大学商学院担任数字媒体与创业的兼职教授。

  人们对她的评价:“豪特是开拓者,是纽约市历史上的第一位首席数字官。她所研究的数据与城市服务之类的会让人难以想象的东西有关。我认识她好些年了,她总是能够让人惊叹。”

  安娜塔西亚·冷(Anastasia Leng)曾长期供职于谷歌,后来离职创业。在谷歌,她负责推动公司的社会项目。她还是谷歌东伦敦联合办公园区的心血结晶。当初她告知谷歌要离职时,该公司为了留住她想尽各种方法,管理层还提出为她提供之前未曾开设的、令人垂涎的职位。

  人们对她的评价:“我在谷歌做过安娜塔西亚的上司,那是美好的时光,我完全不需要操心,生活过得很舒适,业务也蓬勃发展。她当时可谓谷歌的‘流星’,尤其擅长营销与新业务拓展工作。后来她离开谷歌创业,现在她正帮助培育富有天赋的创作者,为细分行业开辟新市场,通过提供订做产品为用户带来乐趣。”

  在加盟Facebook之前,雷夫勒在谷歌担任在线销售营运部门战略家,当时该部门也是由桑德伯格领导。人们对她的评价:“雷夫勒是硅谷的后起之秀。毫无疑问,她是科技界最重要的30岁以下女性之一——她就像是摇滚明星。我也觉得她很幽默,很酷。”(皓慧)

本文链接:http://jogmining.com/kaerwenmaiersi/1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