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神洲彩票网官方网站 > 卡勒夫 >

主帅总理齐上阵

归档日期:07-17       文本归类:卡勒夫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作为当代德国的标志性人物,勒夫与默克尔私交甚笃,二者间也有许多共同点。来看一看《TheseFootballTimes》怎么评价他们。

  每次与默克尔共进晚餐,勒夫总会选择吃同样的食物。2016年面对图片报的记者时,他对默克尔厨师炸的薯条赞不绝口。至于吃饭的时候他们会聊些什么,勒夫这样回答:“我们什么都聊。”他们的话题包括希腊危机、英国脱欧、难民问题,甚至是足球。

  也就是说,这不只是什么泛泛地闲谈。他们一路走来,走出了漫长的距离。早在2006年,勒夫便成为了德国国家队主教练;而在此前一年,默克尔就任了德国总理一职。如今十多年过去,无论在国内国外,两人都已成为德国最知名的公众人物,也都留下了自己的印记。无论足坛、政界,过去这15年都是德国人破旧立新的时代。而在这期间的大多数时间里,勒夫和默克尔都是破旧立新的掌舵人。

  两人已在任十多年,也都用成绩回击了人们最初的怀疑。从而战结束算起,勒夫是德国队的第九任主帅;要是算上在任仅9天的代理总理谢尔,默克尔也刚好是德国的第九任总理。他们同样是基督教徒,同样来自德国偏远的角落。默克尔是出身东北方的新教徒,而勒夫则是来自西南部的天主教众。更重要的是,他们都是现代主义者。

  即使不曾斩获世界杯,勒夫也可以凭借将暴力与美学融为一体的成就而青史留名。在他的调教下,德国队发生了举世瞩目的变化,从一支由舒马赫、埃芬博格组成的球队,蜕变成为一支以拉姆、格策为代表的队伍。曾经的动辄咆哮、效率低下,被如今的年轻与创造力所替代。

  在2014年之前,勒夫甚至尝试过tiki-taka。他试图在比赛中使用无锋阵,并让拉姆出任球队中场。“只有踢出有吸引力的足球,你才会赢得奖杯,”在2012年接受《11 Freunde》采访时,勒夫这样说过。对他而言,美丽足球与德国传统的效率、顽强并不矛盾——只有他有办法令两者共存。

  而按照历史学家的说法,默克尔同样在持续不断地推进变革。13年来,她令一向保守的基民盟重新成为进步党派,并受到了广泛的尊敬。这是一场引人注目的大变革。在如今的德国,社会保守主义盛行——例如,婚内强奸只在1998年会被定罪。在默克尔的领导下,这个中右翼政党令同性婚姻合法化,接纳了数以千计的叙利亚难民,并一度成为世界环保主义的领导者。他们最新的口号就是简洁的两个字:中心 (The Centre)。

  想要明白勒夫和默克尔的革命,我们就得回到1998年的深秋。在那年11月,基民盟刚刚经历了党史最惨痛的大选失利。新任副主席武尔夫呼吁在党内进行“连根带叶”的彻底改革。他的“想要有所作为,基民盟必须向前发展”的论调,成为该党此后二十年的发展基调。

  在那之前的一个月,德国足协也刚好打响了改革计划的第一枪——这场立足于俱乐部与国家队,着眼于青少年培养的全面改革后来震惊了全世界。在那时,德国明镜周刊称之为“自足球职业化以来最大规模的重组”。历史证明他们没有说错。在俱乐部和国家队层面,德国足球迎来了蓬勃发展的新时期,并涌现出了一波又一波的年轻人才。

  在那时,德国足协与基民盟都在为世界局势的剧烈变化而做出反应。对于足协来说,他们要面对疯狂蔓延的商业化潮流,和压迫式打法的强势崛起;对于基民盟来说,他们面对的是两德统一、国际化潮流,以及后冷战时代的国际新秩序。在赫尔穆特-科尔的领导下,基民盟虽然完成了德国统一,但他们对此举的长期影响显然准备不足。德国停止分裂、不再被人占据,而是化身为一个不够稳定的全新大国,重新站了起来。

  勒夫与默克尔都不是变革浪潮中的先锋角色。他们都姗姗来迟,也都是明星领袖们的接班人。默克尔是在施罗德手中接过权力大棒,而勒夫则是从克林斯曼手中接过球队帅印。施罗德曾主导过经济改革,并则散发着一种略显慵懒的个人魅力。他与克林斯曼的共同点是:他们的举动会让人耳目一新,但却注定难以长久。前者的激进改革令他失去了民意基础,而后者虽然横冲直撞,却在2006年的夏日童话后黯然谢幕。他后来更是在拜仁慕尼黑收获了一场惨败。

  就这样,属于勒夫和默克尔的时代到来了——尽管低调启程,但他们终将会定义现代德国。职业生涯仅随斯图加特获得过足协杯的勒夫,曾经被人们视作克林斯曼背后的战术智囊。但是上任伊始,怀疑的论调一度此起彼伏。那时的勒夫并不时髦,也不是什么风云人物。在那个时候,他就像是一个老实巴交的乡巴佬。勒夫还有着浓重的乡音和糟糕的昵称,给都他的工作平添了几分阻力。

  “乔吉(勒夫昵称)和汉斯——这听上去像是一对鹦鹉,”图片报曾这样嘲讽勒夫和他的助手汉斯-弗里克。甚至到了2009年,德国时代周报还把他称作“好好先生”,并批评他缺少前任主帅身上的那股韧性。

  默克尔也同样被人低估着。担任了多年妇女和青年部长、环境部长的她,被人们戏称为“科尔的小女孩”。在世人看来,她是活在前总理科尔阴影下的一个无足轻重的小角色。到后来科尔深陷丑闻,两人分道扬镳之后,默克尔依然以一幅发型糟糕、古怪阴沉的东德人形象示人。在2005年赢得大选的前几个月,默克尔的对手施罗德还在讥讽她在议会的演讲“十分乏味”。

  尽管媒体认定个人魅力高于一切,但德国民众们可不这么看。相比于政治家的魅力四射,德国人偏爱的是学术权威。没有什么人比学术专家更受大家的欢迎了。要知道,默克尔是量子化学博士,而勒夫则精于战术指挥——他们便是人们眼中的专家。尽管到了后来,默克尔换了发型,勒夫买了定制衬衫、跑车和意大利咖啡,塑造了一幅时尚的形象——但他们的成功是建立在真材实料上的,而不是靠什么花哨的东西。

  他们都不喜欢宏大而煽动人心的演讲。在记者会上,他们的发言总是细语柔声而充满条理。勒夫甩不开自己的西南乡音,而默克尔则满口东北部的腔调。他们也都不喜欢长篇大论,不喜欢提高嗓门。在过去的十几年里,这两人就像是邻里亲朋一样,声线早已为德国民众所熟知。不过,默克尔扮演了类似妈妈的形象,而勒夫则像是邻家大叔——他的声音你很熟悉,但不是每天都会听到。在德国民众看来,这两人就好像守护天使一般值得信任,并能够引领国家走向彻底的变革。

  在德国,这场变革带来的最大变化,也许不在于政治或战术,而是在人口方面。施罗德的双国籍改革令许多非德裔民众领到了德国护照。没过多久,许多“外国人”便入选了国家队。几乎一夜之间,德国队几乎成了由突尼斯人、加纳人、土耳其人和阿尔巴尼亚人组成的大熔炉。勒夫执掌的是一支现代而多元的德国队。他本人也荣获了2016年度斑比奖。

  而尽管默克尔曾把文化多元主义描述为一种“失败的举措”,但她同样也是史上最为包容、最具国际主义精神的德国总理。她不仅为难民们打开了国门,还积极捍卫了伍尔夫的“伊斯兰教属于德国(Islam belongs to Germany)”这一主张。

  也许有人会反对这一点。他们可能会说:勒夫是个足球痴不错,但可不要把默克尔看作是自由主义革命者呀。正如明镜周刊所说:“默克尔的政治手段就像是在制止打嗝似的。”她通过舆情治理国家。每当感觉要丧失民心的时候,她就会在核能、难民和甚至经济政策上做几乎180度大妥协。从某种程度来说,这是她成功的秘诀。默克尔通过惊人的能量吸引着最广泛的舆论市场,借此稳稳地将她的政党建成了一个庞然大物。她的顾问把这称作是“不对称遣散”,而马丁-舒尔茨则认为他们破坏了民主。

  不过事实上,勒夫也没什么不同。他或许是个战术天才,但却不是瓜迪奥拉、米歇尔斯那样的思想家。直到2010年,连续两次在大赛上败给西班牙后,他才开始以传控思路塑造球队。类似地,在2016年输给了法国人的犀利反击后,他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战术调整。就像默克尔一样,勒夫永远都是实用主义者,他总是在适应着不断变化的形势。这也是他们能够久居高位的原因。试想,要是他们辞职了,一个问题就会不由自主地浮出水面:“谁来接替他们?”

  不过事到如今,他们脚下的道路还是会有所不同。几乎所有的政客都会以失败收场,但是在足坛,情况却恰恰相反。勒夫已经执教了这么久,到了卸任的时候,等待他的将会是掌声和泪水。特别是在德国,波多尔斯基已经证明——人们喜欢用美好的告别派对来欢送故人。

  而由难民问题引发的动荡提醒着我们,默克尔已经风光不再,下台的日子可能也近在咫尺。自从2015年开始,她那母亲般的权威便在与日俱减。到了今年夏天,携卫冕之威的主帅勒夫风头正劲,而政客默克尔却在遭受围攻。德国教练已经续约到了2022年。到那个时候,这个总理怕是早已淡出人们视线了——这可能是默克尔任期内的最后一届世界杯了。

  “2014年世界杯决赛之后,(默克尔)来到更衣室,她和我们一起喝了一杯。她看上去很自然,”勒夫近日说道。“队员们对此印象深刻,而我则希望往事能够重演。”

  然而,即便德国真的杀入了决赛,恐怕总理大人也会将造访俄罗斯看作是一个政治陷阱。不过这个邀请已经说明了问题。从2010年与半裸的厄齐尔握手,到本月早些时候赶赴南蒂罗尔,探班德国队训练营,默克尔一直以来都把足球这张牌打得很好。与布莱尔和卡梅伦不同的是,她知道不要去不懂装懂,还赢得了足球越来越多的尊重。

  要是默克尔当真去了俄罗斯,那么这或许将是她与足球的最后一次互动。不过,她与勒夫显然缘分未尽。两人都是对方的忠实拥簇,他们花了十多年,构想出了一个全新的国家。人们相信在未来的几年,他们将会再次邀请对方。到那个时候,勒夫就能吃到让他心心念念的薯条了。

本文链接:http://jogmining.com/kalefu/4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