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神洲彩票网官方网站 > 卡洛斯阿罗约 >

郑启明:让菲律宾中医药界“东方破晓”的启明星

归档日期:06-15       文本归类:卡洛斯阿罗约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在菲律宾首都马尼拉,活跃着一位华裔名人。他像一位教授,也像一名医生----对,一名大夫,但既不是西医,也不是印象中那类江湖郎中。事实上,他恰恰就是一位最地道、最传统、又最具国际化、现代化视野的中医师。

  1986年,郑启明毕业于福建中医药大学,后任职于厦门中医院。当年他就看到不少海外华人和外国人千里迢迢前来中国求医,深感国外中医师的缺乏。为了一个梦想,经过反复调研,他于上个世纪90年代,毅然决然地移居马尼拉,作为中国海外中医药同学会一员,开始积极投入推广海外中医药事业。

  史载,早在公元10世纪的宋代,中菲已有商贸关系。中国输入菲律宾的各种商品已有药材和医疗器具(瓷药壶)等。而明代,中国商船已经向菲律宾运送胡椒、肉桂、丁香等药材。可是自此之后,又是10个世纪过去,中医在菲律宾依然不被主流社会所认可。

  当年澳洲的中医立法,为海外中医带来曙光。在亚洲,自2000年泰国政府正式批准中医行医合法化以来,泰国的“中医热”快速升温,也逐渐被泰国人所接受。而这给东南亚各国的中医师可谓是一针强心剂。此时,刚移民菲律宾不久的郑启明,也努力开始在菲律宾进行中医进入主流社会的推动工作。

  几年后,在菲律宾这个西医一直占据统治地位的国家,终于开创了一个先例:中医基础理论课程和中医针灸术登堂入室,进入菲律宾高等学府。而作为这两种课程的推手和创办人的郑启明,决心通过教学,在菲律宾逐步推广中华传统医学理论和实践,以奠定其在菲律宾替代医学中的合法地位。

  菲籍华人仅占菲律宾总人口的2%左右,在以西医为主流的菲律宾,为中医课程找到三尺讲台决非易事。在郑启明的推动下,并得到母校福建中医药大学对教材和课程的支持与建议,经过长达一年多的努力,加之郑启明在主流社会的口碑和影响力,在菲律宾医学院中排名前列的东方大学,终于向中医敞开大门。

  这样,菲律宾东方大学可谓前无古人地开创了中医基础课程。在东方大学医学院的中医针灸课程即将开学之际,郑启明接受了新华社记者的专访,他表示对主流社会已经逐步认识到中医的价值,感到十分欣慰。

  两年后,有27名菲律宾西医师和医学院教师从郑启明手里接过中医毕业证书。他们包括:美容牙医、医学博士、药物学博士、亚洲开发银行新闻官、物理治疗学院教务处长等。

  菲律宾是东盟各国中受西方文化影响最深的国家,随着西方社会对中医治疗优势的逐渐认可与热衷,菲律宾各阶层也开始对中医产生不同的需求。特别是受过良好教育的阶层,因认识到西医在治疗时产生的副作用,而逐渐接受了中医的治疗理念与方式。

  纵然如此,传统中医在菲律宾至今尚未获得合法地位。菲律宾法律鼓励当地西医大夫从事中医诊疗,却禁止中医大夫开设诊所,这无疑阻碍了传统中医在菲的拓展。1997年,菲律宾出台了“传统与替代医学法案”,旨在保护和发展菲律宾传统医学。可是在传统与替代医学中,中医是最系统化的医学。

  在郑启明的努力下,传统中医首次走进菲律宾课堂成为菲医学史上的一个里程碑。医学院校长迪维纳格拉西亚认为,开设传统中医课程不仅能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而且肯定了中医在菲医学史上对西医与传统医学的互补作用。虽然中西医的理念不同,但在取长补短、各自保留精髓的基础上,中西医结合治疗是医学发展的趋势。仅凭这一点,对比国内目前中西医之间没完没了的相互拆台和口水战,菲律宾的中医形象和地位,更显别具特色。

  首批中医学院毕业生中,长期从事牙齿整形与美容的帕兰多说,自从中医拯救了她年迈多病的父亲,她便开始喜欢上了传统中医。目前,她的诊所已经采取了中西医结合治疗的方式,并广受欢迎。亚州银行官员罗莎里奥身患慢性疲劳综合症,也是传统中医疗法使他脱离了苦海。自此,他萌发了学习中医的念头。虽然学员们学习中医的目的各有不同,但他们对传统中医的挚爱是发自内心的。而学员们对更多中医课程的兴趣和期待,也给郑启明带来极大的信心和动力。

  被郑启明的努力打动了的东方大学医学院院长迪维纳格拉西亚也承认,开设传统中医课程,皆因其与西医的互补作用。尽管双方理念不同,但只要取长补短并各自保留精髓,中西医结合治疗将是医学发展的必然趋势。而开设针灸课程,就是为了帮助拥有中医基础理论的菲律宾医师,从医学理论走向临床实际,迈出重要的一步。

  郑启明清醒地认为,鉴于目前中医在菲律宾尚未获得合法地位,因此在菲律宾展开中医教学、培养中医专业人才,急需提上日程。而通过教学在菲律宾逐步推广这一中华传统医学理论和实践,可以最终奠定其在菲律宾替代医学中的合法地位,意义更为重大。郑启明认为,贸易先行,行业的团结,规范的经营,了解当地的政策法规,主动和主管部门的沟通,社会贤达和团体的鼓励支持,势必带动菲律宾中医药从教育立法到服务的发展。作为首届世界中医药服务贸易联合会副主席,郑启明医师在中医药产品在菲律宾的注册、推广和经营上也开创了崭新局面,使得中国医药产品进入菲律宾医院及主流连锁药房成为现实。

  面对中医在菲律宾前景的曙光以及困境,面对传统中医如何扩展其国际舞台,郑启明于2009年创立组织了菲律宾注册中医及针灸师学会,组织义诊和中医药讲座,在华报开设岷江医话专栏,普及中医药。同时,郑启明就此提出的几个问题,也令人深思。

  首先是如何加快中医术语的国际化进程,即中译英的过程;第二,如何逐步向循证医学靠近,即临床时不仅是传统中医的望、闻、问、切,还应该使用现代化的诊疗仪器对病症做出精确诊断;第三,在保留中药可以根据不同症状进行加减的特征基础上,对药物实施现代化管理模式;第四,传统中医的海外之旅必须走规范化和学院化道路;第五,传统中医与西医应互信互补,共同发展。

  不能不说,在中西医相互攻击诋毁之风愈演愈烈的当下,作为菲律宾卫生部聘请的传统医学顾问,郑启明的观点无疑是客观公正,较有说服力的。

  郑启明还表示,身在异国他乡的菲律宾中医药同行,非常感谢国侨办和驻菲中国大使馆多次组织国内专家来菲义诊,加深了菲律宾社会对中医药的认识。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的领导和专家,也对“一带一路”国策下菲律宾中医药发展如何顺势而为,提出了不少宝贵意见和指导方向。

  由于东西方文化差异以及中医本身的一些不足之处,加之少数中医执业者不规范的短视行为,以致传统中医很多国家的拓展之路依然任重而道远。

  就在今年3月底,菲律宾马尼拉多间中药店被菲政府查封。迄今,华人区已有4家中药店被政府部门关闭,多家药店担心被查,暂停营业,而事情起因是华人区某家药店遭菲律宾客人举报。该客人在药店购买药物使用后没有效果,要求店家退款遭拒。客人便向政府相关部门投诉,以致该店被迫暂停营业。同时,也殃及其他中药店。而这一行动,给整个菲律宾的中医都带来不同程度的冲击和极为负面的影响。

  也许,这正是“天欲降大任于斯人也”的种种前兆。显然,身在菲律宾并立志要弘扬中医药事业的郑启明,依旧充满了各种机会和挑战。

  菲龙网欢迎龙友投稿,(稿件范围:时事评论,旅游分享,美食 分享)稿件内容必须原创并从未在其他平台发布,一经征用将给予稿费鼓励。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本文链接:http://jogmining.com/kaluosialuoyue/2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