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神洲彩票网官方网站 > 卡洛斯阿罗约 >

卡洛斯·阿罗约的成长经历

归档日期:07-26       文本归类:卡洛斯阿罗约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在加勒比海腹地一个小岛上的室外球场,日复一日,卡洛斯·阿罗约一边模仿着球星们的动作,一边对着潮湿的空气中吼出这些伟大的名字。他转身切入,急停跳投,看着球空心入网,并大声的叫着“Michaaaaaaeel Joooorrrdddaaaan”,又或者一个假动作后送出一记美妙的传球,“Maaaaagiiiccc Jooooooohhnson”。就如同洛杉矶和芝加哥那些有着伟大梦想的孩子们一样。唯一不同的是,阿罗约是在波多黎各东部的一个小城Fajardo梦想着,叫喊着。每天放学后,卡洛斯·阿尔伯托,有时候还有他的双胞胎兄弟——阿尔伯托·卡洛斯,就会从家里出发到一座小山上的球场去,在那里,卡洛斯一边打比赛,一边磨练自己的球技,追寻着看似不可能的梦想。比卡洛斯早出生30秒的阿尔伯托则并不很专心,他经常会被电脑游戏和其他一些事情分去注意力。而小阿罗约则只有一个目标:进入NBA。这就是他到达尤他前曲折路线的起点。“能够实现自己的梦想,这种感觉不错”他说。刚开始,那些大一点儿的球员霸占着热带室外球场,不让阿罗约参加他们的比赛,因为他太小了。几年之后,他们又将他赶出球场,因为他太强了。至少在他们看起来,那些模仿来的动作太逼真了。这个小控卫从电视上学来一些动作,并在与自己的兄弟和大人们的对抗中不断打磨它们。他的英语,也是通过在上学、做作业和打球之余的几个小时里,看美国的电视秀学来的。

  教育优先。阿罗约的父亲是个律师,他的妈妈是一位老师。教育对他们来说很重要。要实现梦想就没有近路可走。当阿罗约从家乡的室外球场“毕业”后,他的后来离异了的父母,轮流开车45分钟送他到圣胡安去为大俱乐部打球。在阿罗约16岁时,他就以一个业余球员的身份在波多黎各的职业联赛里打球。第一个赛季,他当选为年度最佳新秀。17岁时,他就入选了全明星。随后,他被招入了国家队。

  “我一直在努力打好球,并不断的学习,”他说,“我对自己的能力一直都很有信心。”这种自信有时候也会受到打击。

  由于渴望与同龄的美国青少年切磋技艺,阿罗约到佐治亚州的Thomasville上了一年的高中。他引起了高中球探的注意,并最终决定进入迈阿密的佛罗里达商学院学习。理由是“我喜欢这个城市,而且很多波多黎各人在这里上学”。同时他也知道,他必须走出那个小岛,才能找到进入NBA的道路。

  在佛罗里达商学院的四年里,他在100场比赛中交出了场均16分,4.6助攻的成绩,之后,他感觉自己应该能在选秀中被选上了。尽管在为波多黎各国家队比赛时脚受了伤,但3天后他仍然出现在芝加哥的试训营里。NBA执行官告诉他让他回家养伤,而热火和步行者看起来都对他很有兴趣。然而,在2001年的选秀大会上,没有一个球队选择他。

  他长年在家乡球场上累积起来的自信,突然就被打压了下去。2001年秋天,多伦多邀请他参加他们的季前训练营,但是猛龙在他感觉有机会展示自己的才华之前就裁掉了他。 “我感觉被毁掉了,”他说,“我开始不停的问自己诸如‘我真的很优秀吗?我真的能在这个联赛里立足吗?’这类的问题。我必须不断的努力来找回我的信心。我打心底认为我够得上打NBA的资格。我有足够的天赋。我仍然有足够的动力。我告诉自己,‘你并不是为了来这里花上了20年的时间,却没有成功。’”

  NBA的大门被关上了,不过他找到了侧门。他先在西班牙联赛渡过了一段时光,直到掘金为他提供了一份10天的短期合同。之后,掘金又提供了一份10天的合约,并最终和他签了一份直到赛季结束的合同。02-03赛季开始之前,掘金没有与这个6尺的控卫续约,爵士与他签下了一年的合同。

  “没有比这儿更适合的了,”阿罗约说,“在这儿看着两位传奇球员——斯托克顿和马克杰克逊——的比赛,我能够从他们身上学到很多东西。而且,我和Jose Ortiz(前爵士队的波多黎各球员)谈过了,他和我说了很多关于爵士关于盐湖城的有趣的事。所以我到这里来了。”

  “我从他们那里学到了处理比赛的方法,学到了如何做出决断,以及一些球场上的小技巧,”阿罗约说,“我学会了如何控制比赛的节奏。以前,我总是拿球快速推进,即使是在比赛的最后5分钟也是如此。现在我学会了何时应该加速,何时应该减速,学会了如何赢得比赛。”

  赛季结束后,斯托克顿退役了,阿罗约在7月30号,他24岁生日时,收到了爵士提供的另一份一年期的合同。

  “我知道他们试图找来一些有经验的后卫,像安德鲁·米勒或贾森·特里,”他说,“我也觉得他们也许会找来什么人。但我所希望的只是有机会能展现我的能力,我有能力打球。我相信我自己。而且,如果连你自己都不相信自己,谁又会相信你呢?”

  由于爵士没能找到一个有经验的后卫,这项任务就落在了阿罗约和劳尔·洛佩兹的肩上。

  “现在该我来引导全队的进攻了,”阿罗约说,“这是他们希望我去做的。我想我的队友也相信我能胜任。”

  整个赛季里,阿罗约与洛佩兹分享着上场时间,同时他还必须与踝伤作斗争。然而,他在首发控卫的位置上仍然交出了场均12.8分,7.4助攻的出色答卷。

  在Fajardo的小山上那湿热的室外球场打球的小孩,或许还有大人们,当他们做出一连串精彩的动作、出手、球进时,当他们怀着梦想而叫喊时,他们会喊出另外一个名字,“Caaaaaarrlooos Arrooooyooo”。

  “也许他们会这样,”阿罗约犹豫了片刻说到,“可能会。”又犹豫了一会儿,“我会为此感到高兴的。” 雅典奥运会结束后,阿罗约的NBA职业生涯也许会出现新的契机。对此,阿罗约在记者专访中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能不能说打败梦六的那场比赛是你篮球生涯里发挥得最好的一场比赛?可以说是我个人发挥最好的一场比赛之一。不过,对于我和我的队友们来说,这场比赛的意义不止于此,它可以说是我们篮球生涯里最重要的一场比赛。比赛的结果比我们想象的更完美。在那场比赛中,我们代表的不仅仅是波多黎各,而是整个世界。每一支球队都希望打败美国,我们在雅典率先实现了这个梦想。这绝对是一场划时代的胜利。

  你在那场比赛中得到了24分,让梦六的队员吃了不少苦头。对自己的表现你怎么看?

  你知道,为了帮助球队取得胜利,我在那场比赛里使出了全力。在组织进攻方面,我对自己的表现非常满意。在场上,我的任务就是控制节奏,帮助队友找到得分的机会。

  这几场比赛,你总是场上跑得最快的球员。你是怎样将自己的状态调整到这么好的?有什么特殊的秘诀吗?

  嗯——可能是因为犹他州海拔比较高的缘故吧,在犹他打球比这里更容易疲劳,虽然我的上场时间并不多(笑)。其实主要还是得益于在国家队的训练,我们拼命进行跑步专项练习。你看,和在NBA时相比我瘦了很多。

  奥运会让我获得了更多的经验和更多的自信,它让我更深刻地理解了什么是比赛。我希望下赛季我能帮助爵士打进季后赛。你知道,爵士刚刚引进了很多天才球员,下赛季我们会打得更好。

  在奥运会里,你成为了全世界的顶尖后卫之一。也许,你能参加下赛季的NBA全明星赛。

  (笑)那是我的梦想,但我知道自己离全明星赛还有一段距离。我必须不断在比赛中学习。希望有一天我能实现这个目标。

  他投篮很准,不比任何一名NBA的投手差,我希望他能有机会在NBA证明自己的实力。不过,他能否成功还要看他能不能适应NBA高强度的比赛节奏和赛程。NBA的比赛和欧洲联赛有很大的差别,在那里,没有任何人能帮你,一切只能靠自己。

  比赛还剩1分多钟,一场大捷已无法逆转,阿罗约在这时五犯下场。被自己的同胞称作“新艺术大师”的阿罗约心满意足地走到场边坐下,顺手将胸前的球衣拉起,那上面绣着:波多黎各。

  “我想卡洛斯是想告诉观众,他来自一个只有400万人口的岛国,他为战胜北方的大家伙(美国)而骄傲。”波多黎各男篮教练托罗说。除了已经不复存在的前苏联队,波多黎各队是第一支在奥运会中战胜美国男篮的球队。

  并非事后吹嘘,阿罗约在比赛前就有获胜的预感,他在更衣室里大声宣布:“伙计们,打起精神。明天我们的照片就要上报纸了。”——岂止是上报纸,而且是头条。阿罗约和他的队友们创造了以弱胜强的神话,他们战胜的不仅是“梦六队”,而是恃强凌弱的世界篮球格局。终场哨吹响,阿罗约已经回到现实,他说:“我想我的同胞们已经开始庆祝了吧。说实话,这是我到目前为止赢得最开心的一场比赛。今晚我们送给全世界一个意外。”

  在并不漫长的篮球生涯中,阿罗约已经习惯了被低估:他来自一个小国,就读的是并非名校的佛罗里达国际大学,甚至在犹他爵士他也生活在斯托克顿留下的阴影中。如果不是前佛罗里达国际大学主帅罗德里格斯慧眼识金,阿罗约甚至连被低估的资格也不会有。

  罗德里格斯回忆道:“当我第一次看卡洛斯打球时,惊奇得连嘴都合不上。我断定卡洛斯是波多黎各岛上最优秀的球员。卡洛斯是个真正的组织后卫。” 从战胜“梦六队”这场比赛开始,没有人敢再低估阿罗约,他说:“我们知道要战胜美国队很难,他们拥有世界上最优秀的球员。我们在赛前就相互勉励着:‘就算不能打败对手,我们也要赢得他们的尊敬’。要知道我们代表的是整个国家,所以今天无论对我们还是波多黎各篮球来说,都是个值得纪念的大日子。”

  评价:在上赛季开始前,有位NBA评论员选出了他心目中十大“underachieve”——即有才华却未能打出应有的水平——的球员,Arroyo也“光荣”上榜。

  进入此榜的球员都是极其有天赋和能力的,但因为种种原因,始终不能达到人们所期望的高度。Arroyo的能力大家想必在FIBA的比赛中,特别是雅典奥运会和世锦赛中见识过了,在波多黎各队中组织得分一手抓、远投突破传球上篮样样拿手,甚至让美国队的那些后卫们都相形见绌。然而,回到NBA的比赛中,在魔术队里,他仿佛变了一个人,国家队的那个全能战士不见了,有的只是板凳上的一个喜欢抽风的“双不能”卫。 那么,究竟是为什么,Arroyo那些让人惊叹的天赋和球技在NBA赛场上不能完全展现出来呢?当然,通常能马上想到的原因是NBA是和FIBA两个完全不同的系统,先不说NBA赛场上球员都是高水平,对抗起来更有难度,单是规则的变化都会削弱Arroyo的威力。首先是三分线的扩大使得Arroyo的外线投篮看起来没有在FIBA中那么精准了,其次,NBA中大部分都是用的盯人防守,在进攻中Arroyo受到对手贴身紧逼时,本身不以速度和身体见长的他想要摆脱防守比较困难,而在防守中更是无限放大了他的防守缺点。在联防中Arroyo作为领防的顶点能很好的挡在弧顶区域,协防时的转移也比较迅速,但在打盯人的时候,他的身体和脚步都是短板,撞不动、跟不上,变成全队防守的拖累。

  但是,除了环境和规则上的变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那就是Arroyo本身的性格特点也使得他难以很好的融入球队。早在爵士的时候,他就表现出了桀骜的性格。当时老帅斯隆对他的调教和使用不可谓不好,但唯独有一点,不让Arroyo在场上自由发挥,做一些即兴的动作,这点让Arroyo很难接受,两人也因此产生了矛盾,Arroyo甚至在场上和斯隆对吼,让他闭嘴。这最终导致他被逐渐打入冷宫,然后被交易。到了活塞队后,他的脾气仍然没有多少改变,在场上敢和高他一个头的Dirk动手,在场下比赛一结束就独自回家,美其名曰陪老婆吃饭,却从一个侧面反映他不合群的性格,没有了chemistry,球场上的威力当然就要减小。 在被交易到魔术之后,本是他发展的一个好机会。魔术的组织后卫是04年的新生、同为假pg的jameer nelson,即使球队全力培养他,Arroyo的上场时间也能达到20分钟左右;而同时orlando又是全美第二大波多黎各人聚居地,每次主场比赛都有大量专门为他加油的波多黎各球迷到场,让他有了回家的感觉,以至于上赛季初他表现非常好的那段时间,有评论说,“魔术队成功的让Arroyo感觉到是在为波多黎各队比赛或是赛场设在了波多黎各”。但这种良好的表现并没有持续下去,很快他就陷入了低谷——反弹——再低谷——再反弹的循环中,表现始终难以让人完全满意,甚至一度连替补pg的位置都要丢掉。在魔术队,Arroyo被人诟病最多的是一个“独”字,经常在场上一个人玩到底,不到万不得已不传球。这个问题应该从两个方面来看,一是他在波多黎各打的是绝对核心,球基本都是由他来分配、处理,也许是喜欢这种控制的感觉,使得他总是长时间拿球,这在拥有神兽的魔术队是不可接受的;但另一个方面,Arroyo的威力又需要有控球时间的支持,他不是那种带球过半场然后空手跑位或者等着空位投篮的后卫,拿球借助队友的跑位、穿插和挡拆来创造机会——或传或急停跳投——才是他最拿手的。

  比赛规则的变化、更高更快更壮的对手、桀骜的性格以及球风的不适,导致在波多黎各队中呼风唤雨的Arroyo在NBA赛场上就像被捆住了手脚的巨人,施展不开。上赛季结束后很多人呼吁交易Arroyo换来外线更准组织能力更强的后卫,从球队战术角度来说是很有道理的,因为魔术的一干后卫都是些undersize的假pg,但是要找到有组织能力有外线还不贵的后卫谈何容易。如果下赛季Arroyo还继续留在魔术,希望他能更好的融入球队的进攻体系中,发挥板凳匪徒的作用,也让我们能在NBA赛场上看到那个波多黎各的篮球之王的身影。

本文链接:http://jogmining.com/kaluosialuoyue/510.html